所在位置: > 人生就是博 >

人生就是博
联系方式
电话:0319 7588019
传真:0319 7588019
邮编:055151
地址:河北省任县 邢家湾镇西黄庄工业区
“不知道但这就是我们的人生”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点击: 次 编辑:admin

  难得,这个城市在夜间有风声,雨声和凉风。酒店楼下绿蓬蓬的花园里,有怒放的花。

  白日,各地的作家们围坐在一起,那情景,令我想起旧时代里,满肚子故事的说书人相互见了面,围着篝火把酒说着古,动人的姿势诱着对方,把心中的万转千回只轻轻一拈,就成了花,成了字,成了精怪。

  俗世的味道。鲜衣,旧友,晚饭后她们去花园逛荡着拍照,我在房间里划拉着手机看李修文的小说,字字撞进眼睛里,抑制不住地就会泪流满面。生活看上去平淡无奇,但沉默底下的暗涌,从没有消止。

  “大多数人的生活里没有表情。我们已经默认了,我们不需要表达,我们也不会表达。

  走入深街背巷去吃一条鱼。寂静的街道格外有种黄昏后的静谧。微风拍打着裙摆,往事却如大风呼啸。

  想喝梅子酒,想吃一切难以消化的食物,想同以往一样任性地活。却因各种限制而不得不活在各自的局限里。

  邻桌的两个女孩,描着浅妆,喝着果汁,低头吃着饭,全程几乎不说话,自有一种克制,冷静的自控。

  言语像是随手撒落,毫无目的和章法。交流平时积累已久的想法,谈最近身体的不适,对工作看法的转换,手头在做的一些事情。

  他在等待衰老的到来,仿佛是一夕之间的事。我在等待一个新生命的到来,两者均不可控,却一样令人无限惘然。

  我说,你知不知道,非洲有一个民族,婴儿刚生下来就“获得”60岁的寿命。从60岁算起,以后逐年递减,直到零岁。人生大事都得在这60年内完成,此后,便入“人谁无死,如空华然”的佛境了。

  曾刚硬而无妥协的一个人,在时间的磨洗之下,生活也在不断的删减简化,渐渐呈现出轻淡与平常。

  而我,也不再全然地对抗。因为逐渐接受自己的本性所在,便会生发出柔和与自在。尽管依然与外界不合时宜,内心的价值观有时孤立,但面对世间无常,亦能心静以对。

  作代会上,作家总是一眼而望便知的群体。他们通常目光凝滞,毫无表情,不知神游何方。眼袋或黑眼圈是常年熬夜的后遗症,仿佛灵魂是昏昏欲睡的,可是你又会觉得他的灵魂非常的饥饿。

  当大家在讨论传统文学与新媒体的碰撞时,在说着精神与物质的关系时,最终疑问还需以实践作答。

  无论是书写者,还是被挑选出的阅读者,都是在触摸深处的那个自己,是一些私人的、急迫的话需要说,需要被听到,然后形成启发、借鉴,对镜自照。

  人的生存各有局限,世俗层面的,无外婚姻、家庭、孩子、工作、经济,“这些要素构成现世的安身之所,也成为坚不可摧的牢狱”。这与写作者困囿于精神的围城并无分别。

  无需试图去突破,一意孤行的不完美有时可保持意志和活力。把文章写完,把生活用力过尽,像生是为死做的一种训练,我们在各种局限里承担着,观照着,淬出一种精神的强度,已是莫大的收获。

  屋外不知何时风雨大作。隔绝开来的是背对世界的时刻,一时都不再说话,任由心沉潜于城市的海底。

  路边有少女默声兜售着夏日的花枝,走过去买了一束散发淡香的白色花束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Copyright 2017 人生就是博 All Rights Reserved